1920年9月30日,张爱玲(本名张煐)在上海租界的一个贵族宅邸出生。她的家境颇有些《红楼梦》的意味,家世显赫,却已然凋零。当时没有人想到,这个女孩将会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留下最浓墨重彩的篇章。“出名要趁早”“你年轻么?不要紧,过两年就老了”“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”……她在作品里写下的句子被读者们单独拎出,津津乐道,在其中构想着一个并不真实的张爱玲;但同时,当她的小说被翻拍成电影时,又很容易遭遇批评,仿佛读者们在用这种方式捍卫张爱玲原著的风味。她那些有缘无分的爱情故事蕴含了什么样的悲悯?金句打造的形象与张爱玲本人有着什么样的出入?她为何在文学史上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?百年后,这些问题,都需要我们回到张爱玲的文字中,在故事与词语中体会那个特立独行又宽容怜悯的神秘女子。

  广受关注的2020京东文学盛典正在进行中,五大组别图书的前十书单大众推介环节已进入倒计时阶段,距离结束只剩2天。目前,国内作家作品中,麦家的《人生海海》暂居第一。有意思的是,前十排名作品的作者,覆盖了50后、60后、70后、80后、90后作家。无论是实力派前辈作家,还是新锐年轻作家,其作品都受到大众的喜爱。

  彭志强近些年一直在尝试做一件事,那就是用新诗演绎古代历史和文化。前几年诗集《金沙物语》出版后,诗坛就有评价说彭志强的创作使“诗歌又多了一种功能:让过去的历史重新说话”,这是很有见地的观点。确切地说,在彭志强这里,过去的历史“重新说话”,用的是新诗这种特定的“说话”方式,并且历史也不是在自说自话,而是与当下现实、当代人进行持续的精神对话。诗人最近创作的《二十四伎乐》,即是他在诗与史之间展开文本交流与精神对话的最新成果。

研讨会现场照片(王健 摄 )  新华网北京9月25日电 9月23日下午,“2020聚焦科技创新推动出版发行、教育新生态研讨会”在北京职工之家召开。研讨会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指导,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民营书业工作委员会主办,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人民出版发行工作委员会协办。在研讨会上,与会嘉宾共同探索民营书业在新时代、新技术背景下的发展新业态。

  诗是一种演说方式、表达方式,是有关生命、万物、诸神、宇宙的演说和预言。达斡尔族女诗人吴颖丽的诗集《在那彩云之南》中,主体与客体、诗人与世界、情感与生活的关系不是紧张、冲突和敌对的关系,而是温和、仰慕和亲密的关系。这是因为,在世界与个体的关系方面,包括达斡尔族在内的北方少数民族一直秉持着古老而独特的认知,那就是万物有灵、敬畏自然、人与宇宙合一。这是一种古老而朴素的观念,一直延续至今。诗集中,诗人与世界是互容的,诗人是世界的一部分、是它的延续,世界又是诗人的一部分、是她的延续。因之,她选择了一种情侣间私密的对话方式,与世界万物进行沟通和交流。

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  肖复兴的第二部长篇儿童小说《合欢》,因对儿童独立人格的自觉尊重与强调,以及对人物复杂内心世界的深度开掘与勘探,回应了“儿童的被发现”这一重要课题。《合欢》不仅是作者对“远逝的童年”的一次深情回眸,同时也对儿童文学创作中的根本性命题做出了回应。在我看来,肖复兴的“回应”集中体现在对“缩小的成人”的格外警惕,以及保持写作者同理心与共情力的高度自觉上。

  新华社北京9月24日电(记者白瀛、翟翔)在9月24日曹禺诞辰110周年纪念日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系列纪念活动拉开帷幕,包含曹禺两部代表作《雷雨》《家》演出、全面回顾曹禺一生的线上线下展览,以及探讨曹禺对戏剧理论与实践影响和启示的学术研讨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