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菲特9岁那年的冬天。他和他的妹妹在户外的院子里玩雪。   沃伦在用手接雪花。一开始是一次一片;接着,他把这些少量的雪积铲到一块,开始堆雪球。雪球变大之后,沃伦把它放到地上。雪球开始慢慢的滚动。沃伦每推动一次雪球,雪球就会沾上更多的雪。沃伦推着雪球滚过草坪,雪上加雪。很快,沃伦把雪球滚到院子边上。片刻犹豫之后,他继续向前,滚动雪球穿过附近的街区。

  1985 年对于巴菲特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头。当巴菲特把通用食品公司(General Foods)出售给菲利普·莫里斯时,仅仅这一支股票就为伯克希尔公司赚回了3.32亿美元的收入,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著名财富杂志《福布斯》也开始了对于巴菲特的关注,在福布斯列出的世界400首富名单中,就有巴菲特的名字,当时,想要进入《福布斯》的财富名单,意味着你的身价必须要在1.5亿美元以上,但巴菲特就做到了,那时的他只有55岁,能在55岁就成为亿万富翁,这的确不简单,而且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亿万富翁都有进入财富榜单的实力 — 14个人中只有1个人才能有这样的幸运,从这个角度来讲,巴菲特的经济头脑绝对不一般!究竟是什么让巴菲特有如此神奇的魔力?也许把他小时候最喜欢读的书改名为《赚到百万美金的1000种方法》更能解释这个现象,但是在巴菲特童年的幻想中,积累财富这些和金钱有关的话题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心愿中。

  1983 年底到1984年初,苏珊和她的网球教练约翰·麦凯布一前往欧洲旅行,旅行的过程中苏珊不仅结识了很多欧洲的朋友,也认识了很多来自奥马哈的同胞,一时间,苏珊的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在美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。1984年3月,苏西返回奥巴哈参加巴菲特母亲赖拉80岁寿辰的庆典,其间,苏珊并没有向巴菲特隐瞒自己的情史,告诉沃伦自己离开奥马哈搬到旧金山居住和另外一个男人有关,但同时她也承认这不是离开的全部原因。听到这个消息,巴菲特意识到这件类似于婚外恋的故事似乎已经成为过去,巴菲特还感觉到苏珊所说的这个男人是在她离开奥马哈后认识的。

  那年的秋天,苏珊明显开始意识到她的生活已经是多么的糟糕了。她会在凌晨4点出门,一路驱车来到瓦胡——她欢度新婚之夜的地方——将保时捷上的收音机开到最大声,听着音乐,一直到拂晓才一个人孤独地回到家中。

  作为投资顾问,巴菲特可以合法地拥有100个合伙人而不需要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。随着合伙公司的发展,他开始鼓励人们非正式地组成一个团队,然后再以一个单个投资者的身份加入进来。最终,他已经可以自己把人们放在一个资金池中以汇合他们的钱。后来他自己描述这样的战略时是持质疑的态度——不过这确实奏效。他对得到更多资金,挣更多钱的强迫驱使着他不断向前。巴菲特忙忙碌碌、火烧火燎,他往返纽约的频率堪称疯狂。他开始遭受和紧张相关的背痛之苦,当他坐飞机的时候病情就会加重,他用了各种办法和东西来减轻疼痛——除了待在家里。

  在和女孩交往方面,沃伦一直是个失败者。他很渴望有一位女朋友,但让他与众不同的特质对他这方面的诉求造成了阻碍。“和女孩子们待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最害羞的一个,”他说,“不过,我对此的应对可能就是让自己变成一台说话机器。”当他把股票或者政治话题都说完了的时候,他只能转向咕咕哝哝。他很害怕邀请女孩出来约会。当有女孩偶尔做了一些事,让他觉得他不会被拒绝的时候,他就能鼓起勇气,但是一般而言,他的态度是,“为什么她们不来约我呢?”因此,在高中和大学期间,他并没有太多约会。而当他有约会的时候,总有些事似乎不太对劲。

  沃伦带着崇拜的敬畏仰望着格雷厄姆。他在10岁的时候——早在他了解到格雷厄姆在投资界是何许人之前——就反复的读过Northern Pipeline的故事。如今,他希望能和他的老师互有往来。不过,在课堂之外,沃伦和格雷厄姆鲜有共同兴趣。格雷厄姆涉猎、探索人文、社会和自然科学相关领域的知识——他写诗,是个众所周知的失败的百老汇剧作家;他在好几本笔记本上写满了笨拙的发明想法。格雷厄姆还全心全意的去舞厅跳舞。在亚瑟·默瑞的工作室里,他脚步笨重的盘桓了数年,跳起舞来像肢体僵硬的士兵,还高声的数出舞步。在晚餐宴会上,格雷厄姆经常中途消失,跑去演算他的数学公式、读普鲁斯特(法文),或者是独自一人去听歌剧。他宁愿做这些事也不愿和无趣公司的同事待在一块受罪。“我记得我学过的东西,”他在回忆录里写道,“而记不住我生活里的事。”生活之事优于学习的一处例外是格雷厄姆的约会。

  沃伦没有参军,而是在秋天的时候开始上大学。巴菲特一家一直都认为沃伦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。沃顿商学院是全国范围内供本科生就读的最有地位的商学院;本杰明·富兰克林创建了宾夕法尼亚大学,也留下了很多名言,如“借钱味难尝,使人心悲伤”、“时间就是金钱”、“省一分钱即挣一分钱”等等。实际上,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沃伦非常合拍——当其他孩子玩的时候,精力过人的沃伦像个装卸工一样的四处忙碌挣钱。

  即使沃伦还依然享受着普通男孩的娱乐活动:打篮球、玩乒乓,收集钱币和邮票;即使全家陷入对小个子、亲切的外祖父的哀悼,但他还是满怀激情地工作,为的是那前方所见的未来,那放眼可及的未来。他想挣钱。

  沃伦是个内向的小孩,他能数小时的沉迷在火车模型目录中。不过,作为一个学龄前的孩子,他有时不会表露出自己的情感,而他在朋友杰克·弗斯特家则会流露对杰克好心肠的母亲海兹尔孩子般的依恋。日子一长,他逐渐养成习惯,在邻居和亲戚家里待上很长的时间。沃伦最喜欢父亲的妹妹艾丽丝,一位高个子女士,一直未婚,和沃伦的祖父住在家里,教授家政课。她让沃伦感到很温暖,对他做的一切事情都很有兴趣,想方设法的激发和启发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