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文的互联网》   “读写”和“知识”  《人文的互联网》中说,“知识只是了解,学识是进一步的理解,而智慧则是穷理”。以人文社会而论,在某些特殊的地方,一旦进入“学识”和“智慧”层面,不仅在学术上难以推进和言说,而且在传播上会遭遇困境。我的《人文的互联网》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。豆瓣上有网评说,书里的文章比不上“公众号文章”,这本书在推进、言说和传播上显然遭遇到了困难。我查了一下,发现受欢迎的公众号有“传送门”“微口帮”“今天看啥”“爱微帮”“瞅啥”。许多读者因为习惯某种读物,就受制于心理学所说的“熟悉定律”和“单纯曝光效应”,误以为他们熟悉的公众号文章的标准也适用于我这本书。互联网阅读经常是一种习惯性的低层次阅读,单纯曝光效应告诉我们,人是一种习惯性的动物,对这个习惯性动物来说,就算是魔鬼,也是只要熟悉的就好。因此,我在书里特别强调,要努力提高阅读和思考的层次。学术和智慧都是比公众号文章要高的层次。

  城里有城里的派对,乡村也有乡村的派对,当然在乡村没有那么洋怪怪的叫法,就是赶热闹,就是打堆儿。乡村所有派对中,赶场绝对是最宏大最热闹的派对。说赶场,知道的人不多,说赶集、赶街、赶圩,知道的人就多啦。有个大家约定的派对日子在召唤,那些房子、铺面,俨如生活的转经筒,等待着乡民去抚摸、去叩问、去相聚,召唤着大家从乡村的深处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