撰文|新京报记者 宫照华
被波拉尼奥称为“耶稣基督”的拉美作家
阿尔特出生的环境属于阿根廷绝对的底层社会。父母都是欧洲移民,一个来自东普鲁士,一个来自的里雅斯特。他们抱着“美国梦”式的幻想抵达新大陆,然后发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,大量增加的移民根本无法闯入上层社会而只能沦为廉价劳动力。阿尔特在阿根廷政府为移民提供的破旧房屋中生长,她的母亲曾为他带来两个兄弟,但都在幼年夭折,父亲是个家里的暴君,让侥幸存活的阿尔特每天都在虐待的阴影中度过。

采写|新京报记者 杨司奇
对于患有阅读障碍的孩子,写作业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,看得见的敌人是作业,看不见的敌人是误解。这是一种很少有人知道的、看不见的学习障碍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很容易认为是孩子学习态度不端正或者智力有问题,而给他们贴上“笨小孩”的标签,无形中伤害了他们。

《我不是笨小孩》角色之一笑笑。
纪录片《一棵知道很多故事的树》。  对于患有阅读障碍的孩子,写作业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,看得见的敌人是作业,看不见的敌人是误解。这是一种很少有人知道的、看不见的学习障碍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很容易认为是孩子学习态度不端正或者智力有问题,而给他们贴上“笨小孩”的标签,无形中伤害了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