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温州商人中有这样的潜规则“借钱不还就没法生存”。温州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有两个:银行和民间。在创业初期,亲戚、朋友或者通过介绍的投资者愿意借钱给企业家。做亏了没关系,在一定金额内大家都可以包容;但如果借钱者有一次故意不还,在整个经营圈和生活圈中就将成为被唾弃的对象,再难生存。靠着这种“ 潜规则”,在银行贷款不能满足小企业发展甚至是个人创业资金需求的情况下,温州的民间融资便成功地发展起来。

  2001 年4月17日,温州市市长钱兴中第一次提出,要大力推进“质量温州”向“信用温州”转变。钱兴中认为信用是一个人、一个企业、一个城市的生命线,“信用温州”对于温州的整体经济,相当于一个核动力发动机。2002年8月2日,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决定:将15年前杭州武林门广场火烧温州伪劣皮鞋的8月8日立为 “诚信日”,唤起全体社会成员对诚信形成共识。温州从失信中跌倒,又从守信中站起来。在温州2002年市统计局的一份民意调查中,温州市民对打造“信用温州”的支持率高达97.6%,在温州的房地产、餐饮、服装、旅游、食品、医疗等6大行业的96家企业郑重地做出诚信承诺,“信用温州”有着光明的前景。

 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。———安德鲁·葛鲁夫   贫穷是什么?在温州人看来,贫穷不是缺米少盐,也不是缺衣少食,贫穷是无能,是罪恶。《塔木德》箴言提到:身体依靠心灵而生存,心灵则依靠钱包而生存。温州人对钱有着绝对的偏执,他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呼唤着金钱,对他们来说,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金钱故,二者皆可抛。”

  穷人与富人最大的区别是自我认知的不同。穷人很少想到如何去赚钱和如何才能赚到钱,认为自己一辈子就该这样,不相信会有什么改变。正相反,富人深信自己生下来不是要做穷人,而是要做富人,他有强烈的赚钱意识,这是他血液里的东西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使自己致富。心理学家认为:一个人一旦强化了某方面的意识,这种意识会渗透到他的生活之中,表现在他的一举一动之中。他做起工作来就一定非常自觉、非常认真,也就非常得心应手。强烈的赚钱意识使致富成为可能。

  于是,温州人专门做些纽扣、标签、标牌、商标、小饰品、小玩具,这些外地人看不上、懒得做的“小玩意儿”,在他们眼里,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能否赚钱才是最主要的。

  小题大做的“大”是一种成功意义的“大”,是“山中没老虎,猴子当大王”的“大”,生活中的“小题”几乎到处都有,市场缺口是永远存在的。中国指甲钳大王梁伯强,把平均单价只有两元多的耐用消费品指甲钳的年销售额做到了2亿多元,他把小商品做成大产业、大市场,挣了大钱。温州的“小题大做”主要体现在:小商品大市场、小配件大配套、小企业大协作、小资本大积聚。

  别想一下就造出大海,必须先由小河川开始。———《塔木德》箴言   据统计,国外90%以上的大富豪是白手起家或靠小本起步的,只有不到10%的人是靠继承遗产发家的。在中国,改革开放之前商场上几乎全是穷人,靠赚小钱起家的恐怕要占到99%以上。

  一个人赚钱没有什么了不起,要让大家都能赚钱。许多个体的精诚合作,可以控制整个市场。———温州商人

  我们温州人既会干事,也会做秀!豆子要不断翻炒才能熟,经商办企业就应该炒,炒才能成就大业。———温州商人